第21章 对付人类的武器(1 / 1)

加入书签

正在打粥的人无奈道:“我们这里都是这么吃的,随便给你就是破坏规矩。”

陈清远眼睛一亮说道:“那就是有了,我们第一次过来还需要适应的时间,相信尊者知道的话也能理解我们……”

打粥人四处张望看到那个长发男,两者眼神稍微交流,他从下面抽屉里拿出一包榨菜递给陈清远说道:“这是最后一包了。”

陈清远端着粥回来,快到自己位置的时候,把碗随手放在旁边后来几个外来人的桌子上,然后蹲下拍打裤管上的灰尘,站起来的时候打了个喷嚏,吓得那几个人赶紧转头躲避,他赶紧低头哈腰道歉,伸手把自己的那一碗轻轻一推却端走了另外一碗……

他回来坐下,闻着碗里面的粥,果然没有了那一丝微弱的草生味。

贺妈一直在关注陈清远的动作,看到这么一套行云流水偷天换日,她实在难以形容自己的感受,只能说一个字,叼!

陈清远大口喝起碗里面的粥,压低声音说道:“我把你的粥给了那個衬衫中年人,有没有问题就等着拭目以待……”

粥足饭饱。

下午,新心灵舍的二楼响起类似学校铃铛的声音。

陈清远跟贺妈也被邀请上去,现场坐着五十多号人,四十多号人穿着统一素衣赤脚席地而坐,还剩下几号人穿着正常衣服,看来也是跟他们一样自发来寻找心灵的寄托的可怜人。

在这个讲堂上,墙壁挂着一幅巨大的画框,里面是一个咧嘴笑的男人,这个男人本人此刻就坐在阶梯上面,五十多岁的模样,身材消瘦,脸上跟画框里一样,始终挂着笑意……

这个男人就是尊者。

在尊者的旁边坐着一个三十模样的女人,也是素衣,怀抱着一把吉他,仿佛人形bg一样,纤细的手指在琴弦上拨过,自发开口唱歌:“生命这样的旅程、要用多少泪水来完整、是我能期待遥远天际、一起飞翔新造的人、生命这样的旅程……”

她的声音很轻,确实有种放松身心的感觉。

尊者目光扫过在场众人,随即说道:“看来今天我们新心灵舍这个大家庭再次迎来几位新的家人朋友,在我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不如先听听新家人的故事?”

那几个新来有些拘束,但有了第一个开头,后面的人讲故事越来越流畅……

很快轮到贺妈,她硬着头皮站起来说道:“我……我……怀有心脑血管的疾病,医生给我的药吃很久,花了很多钱……我压力很大。”

她反反复复地说着,听着有点让人焦虑,但这样反而显得真实。

尊者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无论疾病还是其他,都是外来的灾祸降临自身,你们只需要平心静气放下世俗所有一切,金钱,物质,全都放下,你就会感到无比的轻松,疾病便会自我消灭……”

就在这时,坐在陈清远左前方的中年男人面色一变,张嘴吐了一摊黑水出来……整个人直挺挺倒下去。

贺妈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这个男人不就是吃了她那一碗粥的吗?如果陈清远没有调包,现在就是她在呕吐了……

黑水在地上蔓延,现场有些嘈杂起来。





在尊者比较近的信徒面露错愕神色,其中那个长发男隐晦看了贺妈一眼,满脑子不解,明明给了这个女人喝粥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呕吐?但顾不上想太多,他七手八脚把男人搬到一个担架上送去“抢救”……

陈清远也是一脸“茫然”,心里已经给这个教会列上了黑名单。

就在这时,贺妈低着头说道:“你看那个弹吉他女人右边的角落里,有个头戴纱布的女人是不是有点像王羽凡的身影?”

陈清远顺着看过去,好家伙,那里摆着一座立式大钟,在其角落里跪坐着一个头戴纱布的女人,这装扮给阴庙王舒雅当时一模一样!这女人左手少了三根手指,断处仿佛被什么利器一刀划过去……

果然是王羽凡,邪教和邪教之间大概有什么相互吸引力,她脱离阴庙邪教转身潜入这里……

陈清远伸手探入口袋里紧紧握住装着阿呆100毫升鬼手血液的小瓶子,这玩意儿是个大杀器,得想办法给王羽凡喂下去!

时间还需要抓紧。

即使加了阻凝剂在里面,血液放久了也不合适。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那个尊者面带笑容一直讲着各种因为欲望发生灾难的典故,听得众人如痴如醉时不时鼓掌。

散会时间。

王羽凡跟着尊者以及弹琴的女人走了另外一条路。

陈清远和贺妈走出房子,外面清新的空气让精神为之一振。

贺妈心有余悸说道:“清远,你的直觉实在太敏锐了,我没想到自己修道多年也会随随便便就中了人家的圈套,若是自己一个人来这里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陈清远笑道:“人心套路多,摔倒很正常的。”

贺妈回头看一眼新心灵舍的房子,她不怕面对阴魂妖怪,念咒持剑干它就对了,但面对一群心灵扭曲的邪教徒,真叫人害怕……

她不太想再进这个房子,里面的人明明还活着,却形同木偶傀儡一般。

陈清远看出贺妈发青的脸色,说道:“人心虽然可怕,但我们不能退缩,龙潭虎穴都是一样的,我们之所以害怕,只是火力不足……”

贺妈:“火力不足?我们这次带了不少东西,阿呆的鬼手血液就是底牌。”

陈清远笑道,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张开做了个手枪的手势,嘴里发出砰一声说道:“对付鬼怪的武器有了,但还缺少对付邪恶人类的武器。”

用来对付阴庙的黑社会驱魔大法,在这里恐怕不太好用。

这个尊者讲话的时候虽然面带笑意,但眼眸里始终带着一丝戾气,左右好几个所谓的弟子以半防御结构坐着,搞不好就是黑社会犯事儿后转型过来的,能混到如此道德光芒闪烁,没有人在背后撑着,陈清远第一个不相信……

贺妈吓了一跳,跟着陈清远走远了一些,小心说道:“你要手枪?他们那样子很显然已经走火入魔铁板一块,冲突起来的话,难不成杀掉全部的人?”

陈清远呵呵道:“先看看他们的运营情况,再决定杀不杀,当务之急是我们手中必须拥有能自保的武器,用不用一回事,有没有又是一回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