觐见(2)(1 / 1)

加入书签

作为一名恶魔术士与附魔大师,莫瑞斯见过很多与恶魔共处的人。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人会被恶魔一步步引诱至深渊,然后被吞噬灵魂。有时失去耐心的恶魔会直接夺舍。至于其中的灵魂,谁会在乎呢。

不过总有那么一小撮人,大概百万人里会出现那么一两个人,这些实力和运气都够格的人会和恶魔签订契约,驱使恶魔的力量为己所用。但最后终究逃不过灭亡的命运。和无数恶魔打过交道的他深知这一点。这些混沌魔物的拿手好戏就是让人自以为能利用他们。

而坐在王座之上的纳兹巴尔显然属于第三种人。和外面尽显雍容华贵的宫殿不同,纳兹巴尔的王座厅仿佛向所有来者展现出了真面目。整个大厅依照混沌八芒星建成,朽烂的石头地面中嵌着,或者说生长着无数被困在死亡前一刻的生物。这些都是纳兹巴尔的剑下亡魂。

莫瑞斯和安格拉尔正站在乱葬岗的正中央,一条通向二层平台的用永恒燃烧的灵魂黏在一起的颅骨铸成的楼梯下。

安格拉尔看着地面上那些发出微弱呻吟的人,“真是恶趣味。”他对莫瑞斯说。“住在这儿的人估计耳朵都不怎么好使。”

“你见到的这种情景还少吗?”莫瑞斯并没有反驳处刑大师的话,手中节杖指着眼前的一切“所有这些,都象征着诸神对他的恩宠。不论身在何处,不论是谁,混沌的伟力都不会亏待它的宠儿。”

“好吧,去跟德特昂说吧。如果他的灵魂还没被恶魔撕成碎片的话。”

莫瑞斯哼了一声,和安格拉尔共同迈上阶梯。这些颅骨的质量倒是好的惊人,混沌星际战士的体重没有造成任何损坏。越是靠近平台,他们就越能闻到某种难以言说的古怪气味。

是熏香,滚烫的金属,湿热肉体,鲜血和疾病混杂在一起的味道。他们穿过一群背生双翼手持燃魂灯的邪教徒,这些高级奴隶此刻正提着装满针管和注射器的篮子向下飞去。安格拉尔尽量不去想他们要做什么。

他们穿过楼梯和雕刻着纳兹巴尔上千场胜利功绩的走廊,来到了楼梯口。

眼前是从内到外围成六个圆圈的混沌信徒,他们和欲魔纠缠在一起互相愉悦,亦或是试图夺取彼此的性命。不断有惨叫和呻吟声传来,无数体态怪异,植入粗糙机械组件的教徒穿行其中,他们手持熏香把死掉的教徒尸体推走,周遭的凡人与恶魔急切的趴在地上舔舐着尸体拖行过地面时留下的血痕。

平台四周被九尊扭曲的巨型雕像占据,纳垢灵和惧妖穿行期间,不时探出头来打量着二人,嘴里发出瘆人怪笑。安格拉尔和莫瑞斯向前看去,六重圆环中心是一群纳兹巴尔的亲卫和军团中的高层,以及一个由十几只活着的生物融合在一起的恐怖王座。王座上伸出无数血管插在下面圆环中凡人和恶魔的体内,不停为这个巨大的活体座椅供养。

那就是纳兹巴尔的永恒王座了。由他所击杀的最强悍的十六名敌人的尸骨打造而成。星际战士的战团长,混沌邪神的冠军勇士,泰坦军团主机长,星界军统帅,阴谋团执政官,混沌大魔,方舟灵族先知和兽人军阀。巨大王座之上一个慵懒的身影躺在簇拥着他的奴隶之间,这些奴隶们即使被盔甲上的尖刺划的鲜血淋漓也毫不在意。依旧想方设法讨好自己的主人。

王座下的众人开始注意到他们,就连邪教徒们也安静下来看向两位来者。

“伟大的霸主纳兹巴尔。”莫瑞斯上前几步,组成圆环的邪教徒慌忙退开,欲魔们看到了莫瑞斯的节杖和身上的魂石,露出贪婪的神色。

“我谨代表,”莫瑞斯愈发靠近,纳兹巴尔手下的高官们开始蠢蠢欲动,近卫们依旧像一群会呼吸的雕像一样。“恶愿战帮的名义前来拜会。向您致意,伟大的霸主。”他在离冠军们十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那些长的天马行空的冠军们投来羡慕,愤怒,嫉妒和扭曲的目光。

“恶愿战帮?”其中一名奴隶问道,她的后脑勺伸出一根管子,深入纳兹巴尔的背后。“我以为那个战帮已经被毁灭了。”

“他不能自己说话吗?”

安格拉尔一脚踹开没能及时挪开的奴隶,鲜血四溅。冠军们开始骚动。





莫瑞斯猛的扭头看向他的同伴:“安格拉尔!”他低吼道“你给我…”

“无需多礼,莫瑞斯。”那个女奴又开口了。她的头皮被剥下,取代头盖骨的是一个装有数个电极的透明圆罩。她的下颌骨被拆掉,在原本是嘴巴的地方强行安装了一个扩音器,被从中间剖开的脖子里塞满了金属管路和馈电线。

奴隶浑白的眼睛看着莫瑞斯,霸主本人的尊荣则隐藏在一张哭泣天使的面具之下。“至于你朋友的问题,我并不喜欢开口说话,所以让他人代劳共享我的思想。”

“嚯。”安格拉尔笑着说到“我以为是什么,【伟大诸神的恩宠】来着。”

“无礼之徒!”其中一名身着墨绿色锈蚀重甲的冠军恶狠狠的骂道,他盔甲上的脓疱因为剧烈的情绪而破裂。“你敢这么对伟大霸主说话?”

“砍下他的头!”一个身披红色刺甲的军官已经在挥舞链锯斧了。“用他的血把他呛死!”

周遭大多数军官和冠军们开始挥舞手中的武器,大声声讨着安格拉尔。混沌教徒们开始叫喊,欲魔则装腔作势,咬牙切齿像犬类动物一样四肢并用,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撕碎安格拉尔的样子。

安格拉尔沉默不语,不做任何表态。莫瑞斯依旧低着头,只是他影子的一角慢慢穿过大厅内众多奴隶和吊灯壁饰的影子,逐渐向处刑大师靠拢。

“安静。”奴隶的语气突然尖锐起来,以至于激起一阵嗡鸣。纳兹巴尔手下的高级领主,军官和冠军们恢复沉默,教徒们则颤抖着跪拜在地。“不要忘了,你们是启明者军团的一员,是真理的传播之人。是霸主和伟大存在的忠实仆从”

“现在。”奴隶把目光转移回莫瑞斯身上“说明你的来意,恶愿战帮的莫瑞斯。”

“我是来寻求合作的。”

话音刚落,冠军们再次爆发出撕碎了混沌教徒们耳膜的粗野笑声。那些明显受到色孽赐福的人所发出的声波甚至直接粉碎了几个教徒的大脑。就连大厅墙壁上的石板都出现了裂痕。

纳兹巴尔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的左手拍了一下身下的王座,那个笑的最厉害的色孽信徒脑袋突然爆裂。强酸血液飞溅入周围笑得最猛烈的几个色孽信徒口中,烧穿了他们的喉咙。笑声随着地板上几具新尸体而结束。

“合作。”奴隶问道“你想合作什么呢?据我所知,恶愿战帮早在四十三年前就被帝国几乎摧毁。一个破碎的小战帮,能给我带来什么惊喜呢?”

“朗费罗的后裔。”

低语,惊呼,这些声音再次传来。奴隶又一次维持秩序,随后问道“朗费罗家族?”

“是的,古老的朗费罗家族,被帝国诬陷为叛徒的愚忠之辈。或许您可以启迪他们,有了朗费罗,您的伟业就能更上一层楼。甚至,能比肩那个自封战帅之人。”

+阿巴顿+

整个王座大厅瞬间鸦雀无声,就连安格拉尔都觉得自己的灵魂震颤了一下。

那个女奴的头一下子低垂下来,伴随一阵血肉抽离声,纳兹巴尔从永恒王座上起身,周遭冠军领主无不跪拜在地以示尊崇。

纳兹巴尔的声音如同穿越时空的幽灵一般萦绕于闻者心间,身上重甲好似一团荆棘形状的黑红烈焰。

+那个旧时代的腐朽遗毒也敢与我相提并论+

“原谅我的无知,至高无上的霸主。”莫瑞斯连忙解释说“我只是”

+你所处的位置决定了你的无知一个破碎战帮野心和眼界也就止步于此了无知者无罪+

“感谢您的慈悲,霸主纳兹巴尔大人。莫瑞斯单膝跪地,不再过多言语。在他身后的安格拉尔仰起头直视纳兹巴尔,无视面前霸主膝下众多悍勇充满杀意的目光。

+吾乃诸神神选之子混沌伟力之主万千世界的毁灭者伪帝走狗的末日没人够资格与吾合作唯有臣服一途+

“您是说…”

+恶愿战帮已是穷途末路继续独行唯有死路一条尔等命运远不止此跟随我无穷的荣誉和奖赏就会接踵而至+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