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觐见(1)(1 / 1)

加入书签

探查与复原

阴谋与追猎

+++星语解码分析完成+++

+++日期印章,99799941+++

+++开始播放收件箱简讯,标记【无需回复】+++

谨此致意,梅斯托夫兄弟,

关于你的困难,我已经有了一些进展,多亏帝皇保佑,但由于那些肮脏的异形的问题导致我未能及时回信。对此我深表歉意。

虽然困难重重,但我还是想方设法找到了突破口。这多亏了来自尊贵的机械修会的奥提鲁尔贤者的帮助,我想对于这件事他独特的观点对你会大有帮助。【点击查看次级文档a】,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很乐意安排一次面谈。但请注意,他不喜欢与之交谈的人有太多有机组织暴露在外,此外附上一些我发现的资料所在地。【点击查看节区编码与星图坐标】

如你所见,是早在四百年前就已经从帝国帝国怀抱中脱离的扎法星系。这里的殖民活动被宣布失败,在最近的一次搜查行动【点击查看次级文档b】中我们发现了至少五艘战舰进行太空战斗的痕迹,其中残骸余留的高能量反应残余被痕迹鉴定修士认为是融合炮或者极激光才能达到的威力。根据此处星系的位置,我认为这是自从万年前的浩劫后就开始游离在帝国边际之外的大逆朗费罗家族的余孽探求者号的出现的痕迹。

帝皇在上,也许这长达万年的追猎到吾等这一代人就能结束,以帝皇之名,你我终将让异端伏法,让公正伸张。我将立刻动身与你会面商讨追捕计划的详细细节,我们也许需要得到刺客庭,阿斯塔特修会和机械修会的帮助。帝皇保佑。

你忠诚的朋友

异端审判庭领主审判官

巴提罗斯沙尔

+++简讯结束+++

每日一思:思生疑,疑生邪

“难不成德里克认为我能从十几次跳邦里活下来就能成为武装士官?这太扯淡了。他是不是不知道我在船舱里迷路的次数比跳邦的次数还要多?”

—————探求者号太空兵武装士官奥奇提帕罗马鲁纳,在第二十一次于探求者号船舱迷路后遗留的音频文件

红色,绿色,紫色,蓝色,还有数中人类的眼睛无法言说的色彩在永远黯淡的天空中纠缠。

无数色彩形成一个巨型旋涡,旋涡中心是一个散发冰冷光芒的黑色圆洞。那是起始的终结,终结的起始。无数命运之线从中流出,又最终回到此处。无数个宇宙的奥秘在黑洞之中流淌,生与死的轮回在此处交织。

五彩斑斓的结晶化大地上一根根腐烂流脓,被无数能瞬间致人死地的肿瘤包裹的巨大如同枯死大树一般枝杈丛生的触须破土而出试图冲向天空的边际,一张张喷出黄绿色臭气的圆孔凭空出现在大地之上,内部无数腐烂利齿不停的撕裂咀嚼着结晶,然后迅速被增生的结晶堵死或者同化。

一颗颗肉球拱破地面,数根像肠子一样的东西从溃烂肉球中渗出,上面鳞状癌细胞迅速增生互相纠缠,如花朵一般绽放。然后由于毫无养分的结晶大地而缓慢枯萎,化作甜到窒息的毒风中的闪亮粉色尘埃。

狰狞的结晶体顺着大地在触须上生长,蚕食触须的腐败血肉。但触须也不是逆来顺受,不断的有过于庞大的结晶被冲出内部的剧毒孢子撑裂,或是被无数以恐怖速度滋生的癌细胞吞噬。

有时,结晶大地之上会出现许多裂缝,透过缝隙中下的是滚烫的岩浆。无数形状各异的颅骨挤作一团从中流过,空中漂浮着无数黄铜和黑色玄武岩形成的浮空岛,其上是覆盖整个空岛的崇魔殿,滚烫的血河从空岛边缘咆哮的恶魔头颅血口和眼洞中奔腾而出,在地表形成一个个沸腾的血池。

而在空岛周围漂浮的则是一个个扭曲的巨型肥胖肉球,细细看下表面居然是由无数尖叫人脸所组成的一个蜷缩在人形有机体。各种象征着肉体折磨的刑具和铁链穿皮而过,肉块上满是亵渎的符文和不明液体。有时空岛会直接碎裂从中诞生出新的肉球,有时肉球又会硬化畸变成一座新的空岛。

整片大地中心是一片巨型湖泊,站在河岸几乎一眼望不到尽头。湖边是各种生物的骨灰所化的沙滩,一些长出数条蜘蛛腿一样触手的眼球在其中耸动。湖泊湖面突出数个结晶岛屿,岛屿中心是沉寂的由活人肉体组成的火山,紫色的剧毒甜雾从火山口中涌出。其上长满了病变流脓的灌木丛林,一些病变植被将根须深入猩红的湖水,从中汲取营养。

诸神伟力在此彰显此起彼伏。被手下尊称为“霸主”的纳兹巴尔伊古十分中意此地。他把这里称为阿轲荣,在纳兹巴尔早已被帝国毁灭的家园世界土话里是诞生地的意思。

纳兹巴尔·伊古原先是太平星域内一个普通的,名不见经传的星界军团指挥官,在99299941爆发的千叛之夜中被认为是叛徒的一员而遭到帝国绞杀。实际上也没错,因为彼时的纳兹巴尔年事已高,他对死亡的恐惧压倒了对帝皇的忠诚。他的地位完全得不到做延寿手术的机会,因此他被潜伏在团内的混沌信徒蛊惑,试图用一种“古老秘法”来延续自己的寿命。

结果显而易见,团里的政委发现了纳兹巴尔的离经叛道之举,他毫不犹豫的告发指挥官,并直接对其拔剑相向。只可惜受到混沌赐福的纳兹巴尔已是今非昔比,很快他就撕碎并吞食了政委的尸体,并以当时正在和因不满当地贵族统治而掀起暴乱的叛军交战的星界军兵团和叛军一起为祭品举行献祭仪式,数十万条生命让纳兹巴尔变得无比强大,打开的混沌裂隙将鲁法星直接拖入亚空间,当时闻讯赶来的审判官试图用旋风鱼雷摧毁即将被混沌掌控的星球的计划宣告失败。

但纳兹巴尔并没有升魔,他只是接受了混沌的力量,却不愿意成为恶魔王子。随心所欲的在现实掠夺更符合他的心愿。

在长达两百年的时光里,数十个帝国世界被纳兹巴尔劫掠,无数星界军和护教军要么被纳兹巴尔彻底摧毁,要么被他腐化投靠混沌。甚至是星际战士战团也没能幸免于难。纳兹巴尔凭借助他手下的叛变军团成功将原本属于帝国的整个克鲁索安星系拉入亚空间,并且将其于在亚空间的大本营鲁法通过仪式融合为一整个巨型恶魔世界。





纳兹巴尔将鲁法打造成了名副其实的地狱。在这里,无数黑暗之奴在遍地尸骨的竞技场中与亚空间邪物或是他们的同僚厮杀,为诸神和霸主纳兹巴尔献上最勇猛的战士,遍布扭曲地表的恶魔工厂日夜运转不停,喷吐的黑烟遮天蔽日,为其主献上数不胜数的亵渎战争机器。通过一条被霸主活祭和俘获的人类与异形的灵肉扭曲组成的一条活体通天大道,穿越鲁法天空正中央的一扇盖满人皮巨门就能进入另一个空间,霸主纳兹巴尔本人的乐园阿轲荣。

———————————————————

大理石质地的鎏金钟锤在众多剥皮侍僧的合唱下敲向悬挂在教堂拱顶中央的巨大人头表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然后又是接连五下敲击。每一次敲击都伴随着佩戴金色王冠的巨大人头的一声哀嚎。

最后一声惨叫结束后,伴随着一阵沉默,侍僧再次吟唱诸神赞美诗,钟锤又撞了七下,然后是八下,最后九下。直到象征着四位无上存在圣数的敲击次数全部完毕,唱诗班的领队,一个背着巨大火炉的驼背老头颤颤巍巍的走向来客。

“终于…”来客有两人,其中一人身披猩红动力装甲。但奇怪的是身上并没有任何赞美诸神的痕迹。

“保持谦卑,安格拉尔。”身旁将全身笼罩在毛皮袍子里的恶魔术士警告道。他的同伴总是如此没有耐心,就连等待崇高的赞美仪式也总是不耐烦。

“我讨厌那个大脑袋的声音。”

“够了!我们来这里有要务在身,不是来挑毛病的!”

混沌星际战士耸了耸肩,但总算不再出声。

老头一瘸一拐的靠近,背上燃烧着人类和恶魔尸骨的火炉劈啪作响。不时有火星溅在他毛发稀疏的头顶和身上。但他没有任何反应。任由滚烫的炉底把自己的背部烧的溃烂。

他伸出一只枯瘦的胳膊,胳膊上刺满了经文。

“吾主,霸主纳兹巴尔请二位当面一叙,请随我来。”

说完,伴随着缠在身上铁链互相碰撞的声音,老者顺着洁白的地板向教堂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呵,霸主。”

安格拉尔大步流星的走在走廊上,他本以为还要屈尊控制速度免得踩死那个老鬼,但那家伙不知怎的突然走路速度变得十分快起来,简直像是在飘一样。裤腿上帮着的烂布被风带的乱舞,两条竹竿一样的腿飞速交替前进。

“安格拉尔…”恶魔术士再一次开口,山羊头骨面具的眼洞中燃烧着熊熊烈火,但此人倒是很平静的打量着走廊,他手中的巫师节杖随着步伐平稳的敲击着地面。

与鲁法不同,纳兹巴尔在阿轲荣上的宫殿非常的…奢华整洁。这座兼具行宫和教堂的华美建筑以白色和金色为主基调,无处不透露着典雅的气息。但实际上,不需要自习观察就能发现那些彩绘玻璃上描绘的是群魔乱舞的场景,玻璃本身也是用某种秘术提取人类或是异形灵魂固化而成。四周烛台神龛中的长明灯散发的香气里蕴含着一丝人类油脂被烧焦的臭味,从雕刻者诸神创世骨雕的天花板直垂到地面的帘幕材质是无数不同物种的皮肤。至于那些绿植,自细看看散发晶体光泽的“土壤”就会发现,里面是一个个张大嘴巴,表情痛苦不堪的头颅。

这里看上去圣洁无比,又透露着无处不在的混沌气息。

“如此美丽,又如此堕落。”恶魔术士说着,侧耳倾听着游荡在宽阔走廊里的赞美诗回音,在他们上空盘旋的是经过金色金属改造后的电子天使,仿照人类帝国所做。似乎纳兹巴尔对于以往的日子还有些留念。就连这些会飞的电子婴儿都仿制了出来。

安格拉尔对此嗤之以鼻,但是不再发表任何轻视的言论。与其搞这些狗屁倒灶,不如多造几支枪。

又过了一小会儿,三人抵达了走廊尽头的大门。两个混合了机械,异形和星际战士的肉体的怪物矗立在门前。它们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但安格拉尔头盔下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两个怪胎相当危险,他想。

“这是,我等主人霸主纳兹巴尔的贵客。”

老者再次深处另一条枯柴一样的手,介绍道“恶愿战帮的至尊巫师,附魔大师,蒙受神恩之人,莫瑞斯菲尔德。”

恶魔术士莫瑞斯菲尔德略微点头示意,此刻装饰精美的漆黑动力甲也从袍子中探出,上面刻满了火焰纹路。每一个纹路都象征着他击败的强敌,或是完成的附魔仪式,亦或探究出的灵能奥秘。

“恶愿战帮的行刑大师,安格拉尔瓦伦迪安。焚烧八重世界之人,帝皇烈焰战团的末日。”

安格拉尔并无甚么反应,他只是难得平静的打量着眼前这两只永远不会穿着统一制式白底金边盔甲的怪物。纳兹巴尔的近卫队都是这种东西吗?他花了一秒钟发现,这些生物根本没有头。只是被某种力量所驱使。可能是纳兹巴尔本人的灵能,或者别的什么邪术。

老者说完便跪倒在地。他直起身子丝毫不在乎背后回炉中烧焦的碎骨散落一地,他扬起干枯双臂,对着头顶低声吟唱了一句什么,然后就跪拜不起。

大门上的全息符文开始出现波动,随着咔嚓的响声,大门缓缓开启。

并不像安格拉尔想象的那样,那两个怪物会去把门拉开。虽然那门上有两个的黄铜把手,但这二位只是如同雕塑一般的站在原地。

莫瑞斯摩挲着节杖顶端恶魔颅骨脑门中央镶嵌的魂石,感受着其中灵族灵魂的痛苦和惊恐,随后,他示意身旁的同伴一同进入门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