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死斗(1 / 1)

加入书签

奥奇瘫倒在一个叉车的驾驶室里面,他其实是被扔进去的。因为他试图用破片手雷偷袭的小动作同时惹恼了双方,在被那个吞世者老大一锤子砸进地里之前他被巨人一把拽过来扔到了这儿。

他目睹了两名超人怒火碰撞的全过程。

早在今天之前,奥奇偶尔会思考,真正的,星际战士之间的决斗会是什么样的。

他无法想象,因为没有参考。探求者号不止一次的凭借自己的力量击败过叛变的星际战士,他本人曾在两次针对混沌星际战士的跳邦作战中成为唯一的幸存者,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混上武装士官头衔的原因。

但他总不能在幻想的时候把忠诚方的星际战士也想象成和那些精神有问题的邪教超人一个模样,那也太亵渎了。

直到今天,他才看到了真正的星际战士之间的战斗是怎么样的。

终结者动力甲完全没有拖累叛徒的速度,正相反,沉重的战锤和锋锐的战斧上下翻飞,把装卸区砸砍的千疮百孔,仿佛一道把他全身包裹在内的铁网。暴戾的气流卷起太空兵碎成数块的尸体,然后又被两把邪恶神兵的余威压成齑粉。叛徒拥有血神赐予的魁梧身躯和凶悍蛮力,他的进攻毫无技巧,但追求极致的速度和燃尽一切的怒火足以弥补任何缺陷。凿击,斩切,劈砍,挑刺,横扫,撞击,疾风骤雨般的攻势将雄狮之子数次逼入死境。

但每次都只差那么一点点。毫厘之差,他就能敲碎伪帝走狗的脑袋,或者把他从腰部,从肩膀一分为二。可伪帝走狗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像一条泥鳅一样从他手里溜走,这让吞世者愈发恼怒。

忠诚的战士则完全是他的对立面。他心无旁骛,沉着冷静。他对于杀戮的技艺丝毫不逊色于被愤怒所控制的劲敌。无论怎样辗转腾挪切换身位架势,他手中的怪异锐器始终朝着吞世者的方向。一根末端锋锐的残骸在他手中如同削铁如泥的利剑一般,雄狮之子的剑技令人惊艳,每一击都经过深思熟虑且快如闪电,每一击都有着刁钻角度和无匹巨力。两人的武器在瞬息间交错,格挡,发出金铁交击的轰鸣。他的攻击眼花缭乱却纯粹无瑕,他的防御滴水不漏,他的下一步动作难以捉摸。

二人从装卸区的入口一路拼杀至升降台,恍如两股互相激烈撕咬的飓风,处于其中的一切都被撕碎。他们斩钢断铁,模糊的身躯互相交错,火星几乎变成实质性的烈焰。飞速切换步法的脚下传来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他们撞穿坍塌的集装箱,碾碎挡路的机械,奥奇如同误入神明交战的蝼蚁一般,即使躲避战火的余波也要使尽浑身解数。

速度还在提高,每一次攻击的力量比凡人竭力一击还要猛烈,每一次防御所挡下的力道足以粉碎铁石。他们在漫天尘埃与飞溅碎片中闪转腾挪,他们在空中与地面拼杀,陶钢战靴甚至在地上擦出凹坑,两人互相角力,吞世者始终紧盯雄狮之子的头颅,而雄狮之子则不断出击,一个只想将敌人撕裂,一个不断试探敌人的力量与平衡,试图在漫长的拉锯战中让伤痛贯穿忍耐的极限。

吞世者的速度还在加快!暗黑天使惊讶的发现那滔天怒火中还潜藏着野兽般的冷静与狡诈,致使他的攻击每次都被终结者装甲最厚的地方挡下。而他的攻击愈发难以抵挡,每一击都带着撕裂空气的诡异嘶鸣,每一次攻击都摄人心魄,稍有不慎就会魂飞天外。

暗黑天使抓住空隙,猛的一刺扎向吞世者膝盖,趁敌方身形不稳时一脚踹在他的下巴上,但吞世者不为所动。手中利斧开山裂地,朝着暗黑天使胸口横切而去。

暗黑天使猛的向后一跃,胸甲上赫然多出一道漆黑裂口。他稳住身形,调整呼吸,盘刀做踞。如果不这样做,他就会死。他很清楚。

吞世者喉头滚动,在屠夫之钉带来的剧痛下发出一连串被鲜血浸透的狞笑,手中战斧旋转一圈,像是一个屠夫在盯着自己的牺牲品。

奥奇完全傻掉了。他无法想象,在刚才不到四分钟的激烈拼杀里,这两个超人要如何斟酌自己每一步行动的同时还能保持如此高的攻击频率。

在奥奇的印象中,他见过最能打的凡人无非就是图波和那个女人伊拉尔。一个力大无穷,一个阴险狡诈。但是即使他俩一起对付这二人当中的任何一个,十合不到就会结伴归西。为何人类帝国依旧能屹立万年而不倒。帝国的倚仗不仅是她的凡人,还有这些远超凡人的,纯粹为了战争和杀戮而生的战士。

吞世者再度猛扑,手中武器迸发猩红闪电,双手交叉,一斧直取天使脖颈;一锤誓要粉碎他的双腿。暗黑天使格开战斧,旋即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旋转一圈,手中锋刃借力直劈终结者的后背。但吞世者早有防备,战锤以一个凡人不可能做出的动作砸入地面,以此为支点猛踢一脚,将暗黑天使踹飞了出去!

这一脚的力道如此之大,以至于暗黑天使如同炮弹一般砸进钢铁废墟。霎时间烟雾弥漫,残骸四溅。但就在他落地的同时暗黑天使就调整身形,双脚点地爆发出惊人力道,似箭般的撕开烟霾直冲吞世者而去。彼时血神奴仆尚在调整架势,此刻终结者甲的缺点暴露无遗。但奈何其主之力凶悍无比手中战锤居然犁开甲板,伴随噩梦般的巨响从地底冲出一锤凿向残影的胸口。电光石火之间暗黑天使以单脚点地停住冲势一招劈开吞世者胸口,精金残片斩的极深,随即抽身在外,躲开能粉碎胸膛的锤击。

吞世者用战斧逼开再度欺身向前的暗黑天使,他踉跄着后退几步,血液溢出胸口裂缝但很快止住。他有些痛苦的咕哝一声,屠夫之钉更加激烈的刺激着大脑,疼痛和杀意让他纵声咆哮,引擎轰鸣着驱动他一跃而起,战斧斧柄猛的拍开暗黑天使的武器,战锤终于一击得逞砸中暗黑天使的腹部。

奥奇不由得惊呼出声,他看到此刻唯一能挡住吞世者的战士又一次倒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十几圈才停下。暗黑天使艰难起身,捂着凹陷开裂的腹甲不停咳嗽。血液从他的指缝间渗出。

吞世者显然没好心到给对手足够的喘息之机,他再度冲锋高举战斧,如同一个迫不及待要砍下犯人头颅的刽子手。





突然间他的步伐停住了!就在刚才,哪怕已经被震惊的无以复加的奥奇也在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不在乎荣誉,对于奥奇来说那就是狗屁,杀死敌人,保全性命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这个巨人在这里死了,那一切就真的完蛋了。他用早年偷鸡摸狗的经验强行启动叉车,紧接着猛踩油门一头撞向吞世者,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两根坚固钢叉死死卡住吞世者的身体,也卡住了他的双臂。

“我拦着他了,快把他弄死!”奥奇竭力冲依旧跪地不起的暗黑天使喊道,但很快他的叫喊就被吞世者的咆哮和突如其来的失重所取代。在一阵钢铁扭曲碎裂声中,那吞世者竟是强行撑裂了钢叉,一斧劈进叉车车头,持锤的手攒住向外歪斜的钢叉把数吨重的工业叉车举过头顶,向暗黑天使砸了过去。

暗黑天使竭力侧身闪躲,顺带着伸手把驾驶室里七荤八素的奥奇揪了出来。“滚开!”他怒骂一声,然后随手把奥奇丢进废墟后头,手持精金残片又和吞世者战做一团。

暗黑天使大口喘气,这个敌人的实力远超往日之敌,缜密思维已经没有用处,兵器交击之疾已然超越思维流转之速。吞世者偏斜一斧几乎斩掉暗黑天使半个脑袋,被闪电缠绕的斧刃撕开肩甲砸碎甲板,暗黑天使荡开战锤,一剑洞穿吞世者的臂膀。两人撞在一起,彼此之间的距离足以细细端详面甲上的全部细节,紧接着又分离开来,向对方投以狂暴击打。他们再度沉浸在对决之中,没有荣誉加身,只有你死我活!

吞世者口中鲜血一口喷在暗黑天使面甲上,其中蕴含的腐蚀性物质顿时烧的面甲起泡,其主来不及反应就被战斧狠狠砍在脖子上,护颈登时被劈的粉碎!

吞世者抽回战斧又是一锤,敲裂暗黑天使臂甲,他的胳膊瞬间向内凹陷,手中利器几近脱手。

暗黑天使艰难的喘着气,身躯快成模糊残影,在吞世者如漫天星辰一般的攻击中给终结者盔甲留下道道伤痕,其上的装甲如同雪花般剥离。

暗黑天使奋力驱动自己早已疲惫不堪的身躯,脸上的汗血早就混成一团。他奋力挡下九次攻击,漏掉的一击差点劈开他的右手,手背迸出鲜血,精金残片如游龙一般伴随着电火花撕开吞世者的侧腹。

暗黑天使早已到达极限,但对方尚有余力。一击又一击砸的雄狮之子不停后退,逼他使出浑身解数,这场战斗已经超过暗黑天使以往经历的所有战斗,他在死亡边缘不断游走,眼前阵阵黑影浮现,脚步逐渐漂浮不定,他的头皮被划开,牙齿碎裂,左臂几乎彻底弯折,腹部遭到重击。此刻只得尽力护体周全,且战且退。

吞世者狂笑着双手并行,两把武器重击在暗黑天使身上,手中武器裹挟着邪能洞穿暗黑天使的防御,将其打的跪倒在地。

“死吧。”

吞世者高举战斧和重锤,接着以千钧之力猛砸其敌,然而他并没有得逞。暗黑天使翻滚着躲开这惊天动地的杀招,任凭飞溅的铁碎敲打盔甲。他不停的反击,数次逼退进攻的吞世者,以伤换伤,他的攻势以这个状态不可能的愈发暴烈剑风撕开地面,切割装甲,一时间竟又于吞世者战的难解难分。吞世者蓄力一击,斩开暗黑天使后仰躲避的头盔,割破了他的鼻子,冲击力把暗黑天使带的摔倒在地板上。接着又是飞起一脚把他的胸甲踹凹下去。

暗黑天使脸上血流如注,他奋力反击,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让肌肉酸痛无比,仿佛被火焰炙烤。他的嘴里满是铜锈的味道,此刻吞世者倒是不急于杀死对手,他一步一步跟着不断后退的暗黑天使,用战斧在他身上划出一个个口子。

暗黑天使不停后退,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彻底陷入绝境。他不停的反击,但收效甚微。最终,吞世者猛的丢下武器抓住暗黑天使双手,一记头槌砸的他晕头转向,又一拳打的他胃里翻江倒海。他把暗黑天使像破木偶一样扔在地上,然后捡起了自己的斧子。

这一次暗黑天使没有起身,他只是任由吞世者踉跄着来到眼前。

吞世者盯着眼前的暗黑天使看了一小会儿,对方只是躺在地上,不停的咳出鲜血,气息微弱。

他再次举起了斧子,对着暗黑天使的左腿。就像他说的那样,他要砍掉暗黑天使的四肢。

“恭喜你。”暗黑天使咳出一团血沫,大口喘着冰冷的空气。

吞世者没有理会,只是一斧劈下。

“中了头彩。”

他猛的扭过头去,只看到随着劲风突起,一个极小的长方形物体瞬间在眼前放大,上面还拴着一条铁链。

这次轮到吞世者飞了出去,被解除一边固定的集装箱携带着数十吨重的冲击力拍飞了吞世者,暗黑天使看着站在三层操作台上的两个人,一个是奥奇,还有一个捂着胸口的年轻人,探求者号的船长德里克。

吞世者咆哮着刚想挣扎起身,却只见从半空一道白色身影跃下,手中两把怪异长剑精准贯穿吞世者终结者胸部装甲上已经能看见内部馈电线的裂口,把他钉在地上。

是一个女人。她敏捷的闪开吞世者猛踢来的脚,又抽出一把剑钉穿另一个缺口。

最后,他的头盔被蓝白色幽光所笼罩。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看向一旁。那是一个几乎和矮一些的星际战士差不多高的人类,全身漆黑铁甲,里面裹着风衣,头上是一个奇怪的竖长头盔,他的手里正拿着等离子步枪对着吞世者的脑袋。高亮的线性磁加速器预示着随时都会有一股类似太阳耀斑的液态物质从枪口喷出。

“你好。”男人说着扣下扳机“死吧。”

极高温的等离子射流瞬间蒸发了吞世者的整个头颅和胸腔上半部分,顺带着把地板烧出一个大坑。融化的铁水把吞世者的残躯和甲板凝固在了一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