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旧日(1 / 1)

加入书签

当我成为一名星际战士新兵的时候,我时常仰望天空,不禁在脑海里幻想在群星的未来中等待着我的荣耀和冒险。和我同一时期的新兵亚利尔很喜欢拿这个来开我的玩笑。

“我们接受的训练是渗透和潜伏,要是你不改改这个喜欢抬头看天的毛病,那你估计会成为帝国历史上第一个因为从树上摔下来导致隐秘行动计划失败的星际战士。”

这个“毛病”直到亚利尔死前我都没有改过来。

负责卡利班本地新人征召和训练的是卢瑟,他是雄狮的养父,暗黑天使军团的老前辈,卡利班旧日千年一遇的奇才。但是据说他和狮王的关系很紧张,而且是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才被安排到卡利班负责新人招募。

一切都很顺利,所有事情都在按照计划进行,新人的招募和训练,输送兵源,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平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卡利班高层的那些大人物下的命令开始越来越古怪,而且似乎隐有分裂之势。在卡利班历史的记载里,帝国把卡利班纳入版图以后,那些隆隆作响的巨型工厂几乎彻底破坏了卡利班原始的黑暗大森林。而帝国人带来的文化和思想也对卡利班本土造成了剧烈的冲击。

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是好事,毕竟他们更容易接受新事物,但对于那些老人,或者那些既得利益阶层来说这无疑是在降低他们的权威;因此卡利班一直有贵族和老人对于帝国十分不满。甚至曾发生过由佃农和被没收土地的贵族掀起的叛乱。

我有时候会看到卡利班一些隐秘团体时常出入扎哈瑞尔和卢瑟的所在地,而周遭的许多星际战士同僚也变得愈发不正常,局势愈发混乱,各地暴动频发,但不论是我还是亚利尔都对此无能为力,我们只能找到其他尚且没有被这股怪异风气污染的战斗兄弟组成一个松散的团体。

卢瑟的讲话内容愈发不正常,他甚至开始公开宣称雄狮根本不在乎他的故乡,当地的帝国官员逐渐有人凭空消失,当太空野狼毁灭普罗斯佩罗的消息到达卡利班时,趁着我们尚且处于震惊的时候,卢瑟开始了对我们这些始终不愿意和他们站在一起的人进行清洗。昔日同胞转眼间变成了沾满基因血亲之血的刽子手。





往后的日子里我时常会想,如果那时我察觉到了卢瑟和扎哈瑞尔的背叛,我能做些什么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始终只有一个:没有。是的,没有我能做的事情。我的权限太低,我的资历也太低,而我们的人数也远不及追随卢瑟的走狗。甚至连在卡利班上的泰拉裔老兵首领阿斯特兰也不能信任。甚至可以说,卢瑟的背叛,卡利班上的混乱和阿斯特兰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但我们依旧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发起针对卢瑟的刺杀行动,但是被阿斯特兰和盖尔丹阻止。我们也试图干扰卢瑟控制扎拉蒙德星系,也终究以失败告终。在扎哈瑞尔和卢瑟的谈判彻底以失败告终准备逃跑时我们也试图强行启动卢瑟瞄准他们飞船的轨道防御系统也失败了。就连我们最后的努力,试图告知考斯韦恩关于卢瑟的背叛行径也是徒劳无功。似乎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成了笑话,最后我们选择蛰伏,直到狮王的回归。

我依旧记得那天我抬头仰望天空,发现狮王的舰队正在卡利班的轨道上方,但紧接着轨道防御系统就对狮王的舰队开火了。

我们当时正站在悬崖边上,看着上方众多星舰接连起火爆炸,宛如象征死亡的烟花。

“是阿斯特兰!”亚利尔低吼着。“他想趁着卢瑟和雄狮互相争斗的时候逃跑!”

当我还在飞速思索应该怎么做的时候,突然察觉自己所处的地方被耀眼的红色光芒所笼罩,紧接着就是强烈的失重感和被人猛推了一下的感觉。

当我有所察觉时,我已经在悬崖正上方了。我惊愕的回过头去,发现是亚利尔把我推下悬崖,我看到了他焦急的面孔,还有随后到来的,将他彻底吞没的光矛光柱。

我彻底失去了知觉。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