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贯穿(1 / 1)

加入书签

克纳伏在第一时间就通过龙骨标签得到了那艘残杀级巡洋舰的名字,黑暗之爪号。

这艘战舰一进入现实宇宙就释放了它的战斗机,从全息石上看去,就像是一个臃肿巨物上脱落的碎片。

一整个狂怒级截击机编队,显然他们要去拦截鱼雷,顺便摧毁图波的星际鹰轰炸机编队。

打击巡洋舰的残骸和黑暗之爪号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叛徒们的编队很快就引爆了所有鱼雷,追上了星际鹰。

狂怒级截击机加快了速度,几乎在数秒之内就飞到了攻击范围之中。

“接敌警告!”图波立刻打开了全队通讯系统。“立刻撤离,不要恋战!重复,立刻撤离,不要恋战!”

“我被击中了!”一声惊慌的尖叫顺着传声珠刺穿图波的耳膜,紧接着就是瞬响的爆炸噪音和通讯终断的沙沙声。

“见鬼!”图波骂了一句,随后立刻发射了舱内所有干扰弹,数十枚干扰弹拖拽着红色曳光朝敌方机群飞去。其余四架轰炸机也做了相同的事情。一时间双方之间的宙域充满了被拦截爆炸的火光和金属破片。但是有一枚幸运儿没有受到干扰,它径直穿过烟雾,然后击中了图波左侧正在后撤的轰炸机机翼。

在冲天的火光之中机翼被炸成了碎片,失控的战机瞬间开始朝着左边翻滚。

“桑切斯!”图波大喊。但他知道自己的战友已经十死无生。这就是太空战机飞行员的宿命,一旦被击中就基本宣告了死刑。

桑切斯没有回答,实际上也无法回答了。显然导弹破坏了轰炸机的通讯系统。但紧接着,让图波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现了。

桑切斯驾驶的星际鹰轰炸机先锋号在本应该失控的状态下居然靠着一连串极限引擎喷射助燃扭了回来,然后先锋号的机头对准了正一头扎进尚未消散的烟雾的敌方战机机群。

桑切斯将引擎功率升至最大。

先锋号如同离弦雄鹰一般飞向浓烟,在她前方的是数枚无制导火箭弹。

随着一团耀眼的火球冲散浓雾,桑切斯驾驶的先锋号与敌机相撞瞬间爆炸,冲击波和碎片让周遭敌机不得不侧身躲避。但飞行员决死冲锋前发射的火箭弹限制了他们的移动空间,一时间阵型便乱了阵脚。图波抓住这个机会立刻带领幸存的轰炸机拉开了距离,剩下的四架战机两两分组,避开融合炮的发射轨道。

—————————————

锯齿从空中划过,发出刺耳的蜂鸣。锋利的合金切断伊拉尔的几根发丝,机械教给她的非人强化并不能长时间使用。短时间内激增的力量和反应速度带来的是体温持续性升高,此刻她浑身滚烫,汗出如浆,依旧艰难的躲闪着吞世者疯狂的进攻。

即使这些野兽的智慧大多被血神赐予他们的力量和怒火所封闭,隐藏在其身躯之下的战斗本能还是让其中一人第一时间就锁定了这个跳邦队里威胁最高的目标。

先前已经进行了数轮战斗,这个叛徒的势头却丝毫不减。伊拉尔很确信那个记载在朗费罗家族浩如烟海的书卷中名叫屠夫之钉的东西在他死前都会一刻不停的提供他战斗所需的一切。愤怒,痛苦和仇恨。

伊拉尔刚体会到其中的讽刺意味,吞世者的斧柄就狠狠砸在她的刀上。即使双刀折叠伊拉尔还是瞬间被砸的倒飞出去,如同被一头狂暴的犀牛全力顶飞一般,这一击的力量足以让战车装甲凹陷,让凡人筋骨寸断。

但伊拉尔可不是普通人类。基因士那彻底违背帝国信条的手术和日积月累的战斗强化让她的身躯早已硬如铁石,即便如此她的双眼还是因为剧痛陡然睁大,口中鲜血迸射。她的腹部防刺软甲被剧烈拉力撕裂,如岩石般棱角分明的腹肌登时出现大片淤紫。

此刻想要再欺身上前已是不可能,伊拉尔只得调整身姿抵消冲力,她在空中翻滚数圈,像猫一样优雅落地,在吞世者猛冲而来的前一瞬左旋身躲过一斧。链锯斧吭的一声砸进甲板,一时间火花四溅,铁渣漫天。伊拉尔抓住机会以右脚为支点猛的一剑刺出,已经魂飞天外的共生体武器撕开吞世者动力甲腋窝下的薄弱点。

但是她依旧慢了一步,那疯子居然用力一夹,肌肉和陶钢硬是卡住推进数十公分几乎要洞穿他肺部的刀刃,鲜血喷溅的瞬间又被拉瑞曼细胞凝结。伊拉尔猛的一扯那刀却如同长在盔甲里一般纹丝不动,此刻面前又是一阵劲风突起,接着一股巨力将她拉向吞世者,伊拉尔再抬头看时那咆哮的链锯斧已是到了眼前。

不好!她全力侧身,松开刀刃,狂战士的链锯斧在她头盔几公分之外划过,半边肩甲随着刺耳的金属切割声应声落地。伊拉尔正置身于叛徒攻击范围之内,面前空门大开,而且底盘不稳。但两人的距离刚被伊拉尔拉进,以至于他无法挥动自己的武器。

伊拉尔索性低头躲过一拳,接着闪电般的握住刀刃,锋利的刀刃几乎在受力瞬间就切开了她的手甲,伊拉尔不为所动当即变刀为匕一刀捅进吞世者护颈后头盔缝隙,但吞世者反应快的惊人,居然向后一仰让她的刀没能捅穿他的脑袋,只是割去脸上大块皮肤肌肉。伊拉尔猛的后撤,顺手掏出卡在吞世者腋下的另一把刀,再次撕裂了他已经止血的伤口。





这显然激怒了叛徒,狂战士破损不堪的目镜里一只昏黄的眼睛在裂口之后对她圆睁着,里面充满血丝,向外散溢着一种屠夫的癫狂。

她的体温已经高到了危险的地步,皮肤赤红如血,身上汗液被迅速蒸发成雾气。她的头脑开始有些晕沉,再不速战速决她就会和那些同僚一样自燃而死。

吞世者带来的癫狂气息几乎是一秒内就消散了,他跳过来一记头槌把伊拉尔砸的头盔崩裂,折断了她的鼻梁骨。女人几乎疼晕过去,但非人器官瞬间释放的大量激素和兴奋剂让她强行撑住,她后撤一步拉开距离,接着双刀自下而上切开甲板裹挟着狂暴的气流向吞世者斩去,吞世者只躲过了其中一刀。另一刀切开了他的膝盖和大腿。就像刚才一样,鲜血几乎是喷出的一瞬间就止住了。

伊拉尔大口喘气,头盔此刻已经脱落掉在地上摔成五瓣,她吐掉从断裂的鼻子流进嘴巴里的血,叛徒此刻又咆哮着复冲上来,伊拉尔一刀荡开链锯斧,但是右肩膀已经被吞世者捏住,强横的握力瞬间捏断了钢甲,骨头传来不堪重负的呻吟,她忍着剧痛把右侧身体猛的向后倾斜,接着左手的刀向后抽离,握住刀刃对准吞世者的眼睛就是一刀。吞世者的眼睛被戳瞎,他向后倒去,伊拉尔几乎咬碎钢牙,将全身力气灌入双手,接着两刀猛劈吞世者,刀刃切开陶钢,砍进叛徒的肩胛骨,然后她顺势猛的向后一扯,在吞世者身上留下两道骇人伤口。

另一个吞世者依旧和跳邦队还有欧亚9号打的难解难分,但此刻跳邦队只剩下十一人了。那二十多个同僚的战死换来的仅是吞世者被打的七零八落的动力甲。但这个怪物依旧拖着完全失去动力的牢笼捏爆了一个跳邦队员的脑袋。碎裂的颅骨和脑浆发出恶心的挤压声,跳邦霰弹枪的弹丸几乎把他手臂上的肉给削了个干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骨头。

倒地的吞世者突然起身,伊拉尔措手不及被踹了个正着。这一脚几乎把她的胃从嘴里踹出来,脊椎都要断开了。她的痛苦连激增的肾上腺素和异形分泌物都无法缓解,伊拉尔在地上疼的扭成一团,吞世者费力的站起身,抄起一旁的链锯斧就扑了过来。但那个被忽视的数据工匠此刻终于动手了,手中的伽马手枪朝吞世者开火,电离辐射光束直接蒸发了他的一条腿,吞世者的身体结构顺着断腿处开始崩塌,他也摔倒在地。

但这个凶悍暴徒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他双手并用朝伊拉尔爬去,数据工匠又是一枪,持斧的胳膊也变成了焦黑的影子,伊拉尔躺在地上,看着那个吞世者发出不甘的怒吼,像个疯子一样用仅剩的一只手朝她爬去。

伊拉尔颤巍巍的拄着刀起身,一瘸一拐的来到那个不停吼叫的吞世者面前,她举起另一把刀对准吞世者的目镜捅了进去。

怒吼声停止了。

数据工匠的手枪指向另一边,那个彻底被屠夫之钉控制的吞世者,其手中已经停摆的斧头正压向欧亚9号,追猎士的承压仪发出危险警报,两条义肢腿也喷射出故障火星。那吞世者无视周遭炮火,只是一味的向下压去,硬要把追猎士活活压死。

但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随着伽马手枪的再一次开火,吞世者的脑袋直接被辐射蒸发,逐渐崩解的身躯掉在欧亚9号身上,终究还是把追猎士压倒在地。

“你。”伊拉尔半跪在地上,用力摁着腹部希望缓解疼痛“有这东西为什么不早用?”

数据工匠这个时候也倒在地上,她闻到一股机油和血液混合的奇怪味道,一眼看去发现他的腹部已经被一根钢筋插穿了。此刻数据工匠正试图用机械臂把钢筋切断拔出来。

欧亚9号撑着嘎吱作响的腿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走到数据工匠旁边,行了一个标准的齿轮礼来表示感谢,然后努力单膝跪在身旁开始帮助数据工匠处理他的伤势。

突然,数枚宏炮炮弹从护卫舰上方飞过击中了那艘还没完成护盾充能的巡洋舰,在船体表面引发了一连串的剧烈爆炸。

“看来德里克已经和他们交上手了。”伊拉尔站在窗边说道。“还要多久?”

数据工匠已经完成止血,他打开胸口安装的仪器上的屏幕,说道“覆写程序还要三分钟。”接着他又说道“你必须去恢复虚空盾发生器供能,来防止这艘护卫舰被击沉。我会控制船只离开交战区的同时支援德里克大人作战。”

“好吧。”又有数道光矛从星空中穿过,然后是正在交战的战机群,以及像漫天蝗虫般的近防弹幕。伊拉尔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那我们最好祈祷帝皇会在这三分钟里保佑我们,还活着的第一组队员,跟我来。”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