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还有高手?(1 / 1)

加入书签

“当深入敌后之人发现自己被孤立时,等待他们的唯有死亡。”

———————克里诺斯第二团上尉拉康翁吉

“左侧。”伊拉尔把骨刀从一个奴隶脊背里抽了出来,早已死去的利齿勾出大片血肉。

“包围他们,用手雷干掉那个点防御机炮。”

第二组组长点头向通讯器喊叫着下达命令,伊拉尔头盔显示器里五个静止不动的绿色三角标记开始缓缓前进。

面前是一群混沌凡人奴隶的叫喊声,点防御机炮在他们炸开舱门后就疯狂喷吐火舌,让第三组留下几具被打的稀烂的尸体。

很快,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机炮熄火了。第二组的组员用他们的动力斧和跳帮盾砸碎了每一个胆敢还击的人的头颅。

“继续前进。第二组开路,盾墙阵型。第三组警戒周围。”

三十人组成突进阵型继续前进,他们已经瘫痪了中层甲板的电力控制系统和安保装置,还杀光了所有找到他们或者他们发现的混沌仆从。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看见长牙号的跳邦队员。哪怕是带领后两个小组的,那个机油佬的追猎士也没有。

“第四,第五组。”伊拉尔命令道“汇报。”

“我们…在…后…”

通讯装置显然被电磁信号干扰了。第四和第五组跟他们相距足有五百米,他们的任务是摧毁次级发动机,同时搜索并破坏能找到的每一个控制台。

次级发动机的损毁不会让战舰彻底失去控制,但是绝对会让护卫舰失去它引以为傲的机动性。这样即使跳邦队全军覆没,这艘战舰也死定了。

“重复。”伊拉尔皱眉问道“任务目标是否完成?立刻汇报。”

一声沉闷的爆炸伴随战舰精金骨架的颤抖到达伊拉尔他们的位置。同时还有一种古怪的,类似于在信号失真的收音机里听到的雷暴的声音。

爆炸时发出雷鸣依旧清晰可闻,但好在终于暂时稳定下来,几名战士互相对视了一眼。

“长官,”其中一个靠近队伍前面的家伙对伊拉尔说,“我听到过那个声音,我曾经参加过数次针对海盗的跳邦行动。那是引擎室被炸毁的声音,长官。”

伊拉尔没有转身。她的目光一直紧盯着面前缺少照明的通道。爆炸还在持续,她很确定摧毁次级发动机不需要那么多次爆炸。如果不是克纳伏给的固定炸弹装药量多了,那就是出现了什么突发情况。

“混…”

“什么?”伊拉尔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弄的有些恼怒“请重复。”

他们继续推进,伊拉尔没有下达暂停前进的指令。他们需要尽快前往舰桥,然后杀光那儿任何会动的东西,控制这艘战舰。

“帝皇…爆弹!”

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声,这完全超过了摧毁次级发动机的任务范畴。

但伊拉尔听到了另一个词,爆弹。

这可不好。

“班迪特。”伊拉尔朝一个站在队尾的大个子说道“准备好你的离子枪,我们有麻烦了。”

武器充能激活的声音传来,昏暗的通道里多出一片蓝光。更多的报告开始在她耳边噼啪作响,信号被船舱内的战斗和外部炮火所扭曲,让信息变得更加破碎,伊拉尔感觉愈发不妙起来。

“我们…支援!…重…”

“…帝皇在上…那是…”

“所有人!”伊拉尔在最后一次尝试重连通讯后下令“继续前进,现在第四,第五组显然已经遭到严重损失,但是我们还有自己的任务要完成!”

热熔炸弹砰的一声炸开锁死的自动双开门,舰桥陷入一片混乱。喊杀声,混沌军官咆哮的命令,枪械胡乱扫射,跳帮盾被子弹打中的声音混作一团。

“前进,杀光这些叛徒,控制舰桥!”

伊拉尔脚踩跳邦盾上沿一跃而起,手中两把骨刀在空中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在落下时斩掉两颗头颅。她向左翻滚躲开自动枪的子弹和镭射光束,接着迅速起身捅穿一个朝她挥舞链锯剑的奴隶。被洞穿的胸口血如泉涌,奴隶跪倒在地,诅咒的话语被血沫堵死。伊拉尔把他一脚踹开,像一只蚂蚱一样敏捷的左躲右闪。

她的两把骨刀从湿热的肉体中划过,那些装备不良的混沌叛军被突然进攻的跳邦队和在他们阵线中大开杀戒的伊拉尔打的措手不及。

跳邦队员在盾牌掩护下缓慢推进,不断有叛军被霰弹枪打的血肉横飞。这些枪械是专门经过改造来对付混沌阿斯塔特的,至于那些凡人叛军几乎只要一枪就能打成碎肉。

伊拉尔锁定了一个枯瘦的军官,那群疯子的唯一指挥官。他的身上挂满了亵渎的装饰,手里挥舞着一把动力剑,正咆哮着命令手下重组防线,他也注意到了伊拉尔。

女人露出被掩盖在沾满鲜血头盔下的骇人笑容。这是第一个勉强够格的猎物。

她瞬间暴起,几乎是一眨眼就到了那军官面前,反手一刀砍掉一个拦路叛军的半边脑袋,接着又一刀荡开军官的动力剑。

她的笑容消失了,原本灼热的器官也开始冷却。

这个血神的奴隶还不够格。

伊拉尔随手一刀砍下他的脑袋,藏在跳帮盾后一边推进一边开火的队员也放弃掩护,从盾墙后冲出加入到伊拉尔屠杀守军的队列。

—————————————

“安德烈舰长。”德里克呼叫道“收到请回答。”

“收到,德里克大人。”噼啪作响的通讯声传来。

“我的跳邦队没有找到你方部队,请汇报情况。”

“他们的信号消失了,我正打算汇报。”

德里克正欲开口,突然占卜长又一次尖叫起来“曼德维尔点!又有…”

他还没说完,眼前星空又一次被扭曲,虚空瞬间破碎,一艘庞然大物裹挟着以太外质流冲入现实。

那是一艘残杀者级巡洋舰。

“所有人!”德里克立刻下令“战斗准备!”

探求者号的引擎发出咆哮,第一轮排炮瞬间全部发射,庞大的身躯全力调转船头,努力将融合炮对准那艘新加入战局的战舰。





长牙号也做出了反应,它保持在探求者号上方,光矛炮塔以进入紧急充能,仅剩的鱼雷也全数发射。

“克纳伏!”德里克喊道“融合炮要多久?”

“十五分钟,舰长大人,融合炮还需要冷却时间。”克纳伏冰冷的机械声音说道,哪怕再危险的境地也似乎不能让他的情绪产生一丝波动。

“太慢了!把引擎供能削减,优先供给融合炮!”

“大人,那样做的话我们会…”

“没时间了!”德里克的双手在屏幕上飞舞,不停下达着命令。“这艘巡洋舰必须在第一时间被击毁!安德烈舰长,让你的船在发射光矛后就规避到探求者号后面去!”

“收到。”

“通讯主管!联系图波,让他立刻回来!”

通讯主管也开始他的工作,在众多仪器中开始调试。

“做好最坏的打算,所有人。”德里克瘫坐在王座上,刚才一连串举动让他有些无力“如果融合炮不能一炮将其击沉,我们就必须用撞角撞沉他们。”

—————————————

第一组护送的那名数据工匠和奴工立刻开始了他们的工作,这些人是大贤者克纳伏随行团队中的成员。数据工匠将一台克纳伏亲自交付的设备接入控制台,开始进行战舰内部的入侵工作。被混沌腐化的机魂需要被净化,战舰程序也要重新覆写。

剩下的人开始收集武器弹药然后重新布置防线,伊拉尔不停试图联系第四和第五组,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任何长牙号跳邦队和那两组人的消息,通讯在他们杀光舰桥守军前就断掉了。

现在就连探求者号的联系也变得十分微弱,只剩一些意义不明的电磁干扰噪音。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只有护卫数据工匠完成他的工作,控制这艘护卫舰。

“这里是伊拉尔,欧亚9号,收到请回答。重复,收到请回答。”

欧亚9号,是那个追猎士的名字,或者说代号。但是他仍旧没有回答,留给伊拉尔的只有通讯念珠里的沙沙声。

远方沉闷的爆炸逐渐平息,袭击后两组的东西要么被杀光,要么就是那二十四个人已经全部阵亡,伊拉尔更偏向于后者。现在她只希望这二十四人死前能多给袭击他们的东西造成损失。

根据之前支离破碎的通讯信息,伊拉尔可以确定袭击他们的应该就是恐虐的狂战士了。那些永远狂怒的疯子,信仰血神的混沌星际战士。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的天花板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像是有人在上面儿用无畏机甲跳踢踏舞,还有一阵切割金属板的声音。

“所有人!”她立刻停止通讯,掏出染血的骨刀“警戒!”

数十把枪口对准头顶声音来源,只见那金属逐渐变红升温,最后一道橙色光刃从中刺出,随着一个圆形切口逐渐成形,众人的精神也紧绷了起来。只要伊拉尔一声令下,那切割金属的家伙就会被打成筛子。

但伊拉尔只是盯着那已经成形的切口,圆形金属板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重响。一个人影也跟着掉了下来。

是欧亚9号。这个全身重甲的追猎士此刻浑身是血,红色袍子都被染的更加猩红。

队里的两人连忙上前把他扶起,欧亚9号伸出颤抖的手指着上面,跳邦队员发现还没凝固的洞口里又掉下来几个人,浑身是伤。

是第四组的三个人。他们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伊拉尔快步上前检查欧亚9号的伤势,他的肚子上有一道穿透塑钢的骇人伤口,显然是链锯武器造成的。好在砍的不深,没有伤及脏器和里面的机械。但是追猎士的机械臂几乎全都被砍断了,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几乎碎成两半不停冒着电火花的颅骨。

那颅骨据说是他朋友的,上面有一个10的数字标记。

“怎么回事?”伊拉尔一边从一个跳邦队员背包里掏出医疗包一边问道,医疗包里的微型沉思者电脑的探针刺入欧亚9号体内开始探测他的伤势,随着检测进行,医疗方案也逐渐显示在屏幕上。

“混沌星际战士。”欧亚9号的声音如同一台缺电的机器。“我们炸毁了次级发动机之后就遭到了袭击,第五组的队员拖住了他们,用炸药活埋了他们和整个引擎室。但是还是有两个人追了出来,我们想办法甩掉他们,我的扫描仪发现你们在舰桥,但是通讯被阻断了,下方的通道也已经坍塌,就只能从头顶进入。”

突然,原本一旁已经沉寂的控制台亮起,一种不同的警报声响彻舰桥。

“怎么回事?!”伊拉尔厉声质问道。

“虚空警报。”那个数据工匠回答,话音刚落,观测窗就被一片诡异的紫色光芒覆盖。随着一阵不属于现实世界诡异巨响,一个黑影出现在观测窗边缘,几乎看不到了。

伊拉尔冲到观测窗前定睛一看,她血都几乎凉了。那是一艘庞大的战舰,虽然离被他们跳邦的护卫舰还很远,但是那种视觉上的冲击还是让伊拉尔觉得他们无比渺小,特别是当她看到战舰上硕大狰狞的恐虐标志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们碰上大麻烦了。

“我们需要加快进程。”数据工匠立刻扯出机器里的另一条线缆跑到伊拉尔旁边的控制台“你们尽快去虚…”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呜”的一声劲风突起,伊拉尔反应速度远超常人,她飞起一脚把数据工匠踹了出去,数据工匠被这一脚踹出去几米远,摔进一堆空弹药箱里,伊拉尔只觉得面前有什么斧头形状的东西飞过,轰的一下子砸进那个控制台,锋锐的锯齿把控制台瞬间劈成两半。要不是伊拉尔那一脚,变成两半的就是那个正要爬起来的数据工匠了。

她回头一看,只见两个硕大的猩红身躯撞开挡路路障,已是杀入人群之中。跳邦队的长枪短炮在陶钢上打出一个个凹坑,挥舞的链锯斧把跳帮盾和后面的战士一同劈成碎块,血浆混合碎骨直冲舱顶。

欧亚9号挣扎着起身挥动他那把沉重的机械神之斧迎了上去,伊拉尔再次催动体内非人器官,生物激素和多种分泌物让她的力量和速度瞬间激增,皮肤也因为体温的迅速升高逐渐变红。她已经变成纯黑的骇人眼眸死盯着正屠杀跳邦队的两个吞世者,嘴里发出一声骇人咆哮就猛冲过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