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战前 战时 船舱坟场(1 / 1)

加入书签

自称长牙号护卫舰的那个声音再次沉默,静电干扰噪音变成了通讯架里唯一的声响。炮长一刻不停的猛吸雪茄,浓厚的白色烟雾几乎把他的整个脑袋都盖了进去。通讯主管不停的调动通讯台的滑块和旋钮,徒劳的试图捕捉幻想中可能存在的通讯信号。占卜长紧盯着虚空占卜仪默不作声,试图忽略掉那艘依旧在靠近的护卫舰。指挥室里剩下的船员如同雕塑一般原地不动,图波则扭头看向自己的主人。

“要回应吗,舰长?”

德里克揉了揉太阳穴,问到“克纳伏在哪儿?”

“在这儿,德里克舰长。”

大贤者克纳伏—2的机械嗓音跟随自动门开启的声音一同涌入舰长的耳朵。身穿厚重防辐射机械神教兜帽长袍的大贤者用下体扭动的数条机械触手快速接近指挥王座,每个触手末端都内藏着一件工具,或者是激光发射器。数个安装在原本是眼睛位置上的闪烁着绿色幽光的机械眼不停的旋转扭动勘察着周围的一切。被改造成专门用于精密操作的双手搭在植入大量机械设备,外部由陶钢装甲覆盖的腹腔之上。安装在颈甲上方与其本人神经链接的扩音器负责接收,解码并传输大贤者克纳伏—2本人的话语。

“我收到了你发来的数据和会见请求,德里克舰长;之前的分析工作已经由机仆和我的随行助手代为完成。请立刻告知我你唤我来此的原因。”

“这不是很清楚吗?”德里克指了指面前的观测窗,那个黑影正在不断变大。

“这艘自称是长牙号的帝国剑级护卫舰要求我们表明身份,但我怀疑他只是帝国大规模舰队的前锋。如果我的猜测没错,那么他们应该刚刚经历了一场相当惨烈的战斗。”

“明白。”克纳伏—2僵硬的回答,冰冷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情感。“根据我的分析,这艘船是帝国舰队前锋的可能性为221%,迷失的舰船可能性为3016%,撤退出战场的残存舰船可能性为6372%。根据当前状况的分析,我提议向对方表明身份。根据对方损毁程度判断,对方已经失去了远距离通信和情报传达的能力。我们身份暴露的可能性为10%”

“也就是说,有十分之一的概率我们表明身份之后就会有一大堆帝国舰船来揍我们。”德里克点了点头。

“否定。我们对于真相尚在迷茫之中。“一大堆”是一个模糊的量词,并不能运用在具体的威胁分析。我认为我们应当表明身份,避免战斗。”

“图波。”德里克看向首席武装员,问“你怎么看?”

“虽然难以启齿,但我和这个屁股上插齿轮的家伙看法一致。不过我认为我们应该保持武器系统的激活状态防止万一。”图波说。

“机械修会并没有在臀部插入齿轮的改造手术或是相关案例,首席武装员。”克纳伏—2一板一眼的反驳。“将金属物体强行插入脆弱的有机体之内只会造成损伤,是愚蠢的行径。”

德里克挥手制止了图波呼之欲出的讥讽,随后激活了自己的通讯器。

“我是行商家族朗费罗氏的铁甲级战列舰探求者号舰长德里克巴穆萨朗费罗,很荣幸与同为帝皇忠仆的阁下会面,我注意到你方舰船损毁严重,是否需要帮助?”

有那么一段时间,指挥室里的静电噪音也消失了;数目繁杂的仪器嘀嗒作响的声音在宽阔的舱室内回响。

“我是隶属于帝国海军科门战列舰队长牙号舰长安德烈古社塔。我们的分遣舰队在前往调查扎法星系的途中遭受卑劣混沌叛徒的袭击而损失惨重。”

德里克和图波相顾无言,对方因为自己目前的境遇而没有怀疑德里克一行人的身份;而从安德烈话语中得出的信息则更让德里克感到焦虑。

“分遣舰队奋勇抵抗,但依旧难逃厄运。长牙号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德里克舰长大人,我需要你的全力帮助。叛徒们很快就会抵达这里,而我已经无法再进行远距离的信息传输。导航员也因为重伤导致无法继续旅行她的神圣职责。不过不必担心,混沌叛徒们在先前的战斗中也损失惨重。只要你我互相配合是可以支撑到援军抵达的。”

德里克深吸了一口气,向帝国求援,这对于他来说和找死无异。他发现那句福祸相依的老话多少还是有些正确的。至少导航员和星语者的死亡让他不用撒谎去欺骗对方。

“非常抱歉,安德烈舰长。但我方的星语者都已经死亡,导航员也在之前的亚空间航行中殉职。我本来还指望能依靠您船上的导航员离开这里。但现在看来也不太可能了。”

听起来安德烈舰长还想再说什么,但他的话明显被占卜主管尖锐的嗓音打断了。

“亚空间波动!”他尖叫道“又有新的舰队活动出现!”

“舵长!”德里克吼道“立刻向前,引擎全开!”

接着,他又再次对通讯器呼叫。“安德烈舰长,让你的船立刻全速向我方靠近!你部船只现在的状态太危险了!”

“收到,愿帝皇庇佑我等。长牙号现在听命于您的指挥,德里克舰长。”

“收到,立刻向探求者号靠拢,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遵命,大人。”

德里克看向四周的团队骨干,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发布自己的命令。

“大贤者克纳伏—2,我需要你在混沌舰队出现的时候立刻着手进行分析,并向我汇报一切你所获得的情报。”

克纳伏—2甚至在德里克说话之前就已经来到了扫描仪旁边,他点了点头表示确认就开始着手于自己的工作。

“炮长,你也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协调你手下的工作,找到敌人的弱点,然后炸烂他们。探求者号现在火力不胜以往,但我们依然有一战之力。”

“明白,大人。”

“引擎主管和占卜主管,你们的命令我在刚才就已经给出,继续履行你们对朗费罗家族和帝皇的神圣誓言。”

接着,德里克再一次看着已经陪伴了自己十几年的首席武装员。

“图波,我现在要给你两条命令。”

“我在听,大人。”

“第一条命令:我需要你率领剩下的机组成员随时待命,当敌人的战机前来袭击的时候,我们的安危就全靠你们了。”

“遵命,大人。”

“第二条,如果我死了,立刻让探求者号撤离。在奥希尼苏醒之前你就是舰长。”

图波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点了点头便离开舰桥指挥室前往战列舰的发射部待命。

“通讯主管,打开战舰全通信频道。”

通讯主管调整了一下控制台上的旋钮和滑块,然后回头看向德里克。

“打开了,大人。”

德里克看着前方已经开始颤抖的星空,然后说“探求者号全体船员,我是舰长德里克巴穆萨朗费罗。”

“刚才帝国的友军为我们带来了消息,一支混沌舰队正在前往扎法星系,试图猎杀幸存的帝皇忠仆。这听起来非常糟糕,但对方的舰长安德烈先生已经告诉我,那些叛徒的战舰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如同刚才长牙号跃出时的情况一样,曼德维尔点附近的空间开始膨胀,扭曲,如同巢都里画面错位的劣质电视。

“无需担心或者恐慌。我已经带领你们在帝国疆域的边际与各种异形和叛徒战斗了十七年,我们碾碎了背弃神皇光芒的人类海盗,赶跑了吵闹肮脏的绿皮,还有自认高深莫测,半句人话都吐不出来的尖耳朵和他们残忍嗜血的堕落亲族。就连那些被邪神奴役的混沌叛徒也没能击垮我们,而这一次只不过是往日战斗的重现。我们会承受敌人的怒火,然后加倍奉还。”

闪电和喷涌的以太外质流开始肆虐,曼德维尔点的裂缝逐渐扩宽,现实和虚妄的交界线再一次变得模糊不清。他们快到了,他们也是。

“我已经向战舰指挥层下达了命令,你们也得到了指示。现在,回到你们的工作岗位上,履行你们的职责,保持警醒与坚定,我向你们保证帝皇一定会庇佑我们。他赐予我等生的希望,我等就为他带来胜的荣耀。”

现实如同被雷暴击中的镜子一样碎裂,紧接着,三艘舰船如同冲上海滩的鲸鱼一般裹挟着亚空间能量流撞进现实世界。舰桥上警铃大做,各种仪器上疯狂闪动着复杂的数据流。

“我们的敌人残酷而狡猾,但他们没有预料到帝皇的忠仆会给他们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做好战斗准备,女士们先生们。让他们滚回亚空间,让他们的灵魂被自己选择的主子所吞噬。”

坐在王座上的德里克看着远方深空中逐渐消散的风暴和在跃出瞬间拉长又缩短的混沌战舰,听着与整条战舰的机魂链接在一起而收到的各种就绪汇报和数据反馈,他深吸了一口气。

“让他们有来无回。”

—————————————————

即使安德烈所说的混沌舰队也受到重创的情况属实,敌人也没有任何回避的意图。事实上他们从来都是如此。除了一些更为精明的,虽然德里克曾听说过但从未见过的阿尔法和午夜领主,千子的舰船会选择更为稳妥或者隐匿的作战方式,但显然面前的这三艘舰船并不属于上述势力之一。

随着能量流逐渐消散,德里克也终于得到机会观察面前混沌舰队的真实面目。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德里克本人十分擅长素描。他总是喜欢观察敌人的战舰外观,在战后把它们描绘下来。图波不止一次的警告过德里克不要描绘那些亵渎的混沌战舰,但他总是忍不住。而且说实话,这些战舰的外形确实每一艘都称的上别具一格。

比如在六年前,德里克还坐拥七艘战舰的时候,他曾在赫里安星系伏击过一支刚完成亚空间跳跃的帝皇之子混沌星际战士的小型舰队。趁着对方尚未完成护盾充能,护卫舰和轻型巡洋舰鱼雷舰炮光矛齐射,然后探求者号如同一柄能贯穿星辰的长枪一般将敌方旗舰拦腰斩断。虽然后果是撞角几乎完全损坏,船员伤亡高达数千人。

在干掉那艘试图规避的色孽战舰的时候,德里克发现这艘轻型巡洋舰几乎是用人皮裹了起来,上面刻满了各种亵渎的赞美诗和符号,还有大量粘糊的不明液体。至于那些人皮的来源,那些被剥了皮的帝国公民则在人皮层上被固定成各种扭曲的形状。

信奉色孽的极少数战帮会为了更刺激的战场体验而将装甲拆除一部分。很显然德里克遇到的就是这么一位战帮领主。但对方肯定也没想到赫里安星系里除了待宰的平民以外还有一整支舰队等着他们,更不用说舰队旗舰是一艘以撞击为主要攻击手段的铁甲级战列舰。

但眼前这些显然与裹人皮的变态相反。他们的船体通体猩红,就像是丢进血池子里泡了一番,棱角和封边都由类似或者就是黄铜打造。舰首原本象征帝国威严和力量的神像或者双头天鹰标志被拆除,反而换成了一个巨大的黄铜骷髅头。舰桥顶端则是一个巨大的,矗立于整艘战舰顶部的恐虐标志。





通讯主管试图接收敌人的通讯信号,但他刚打开的一瞬间就立刻把那玩意儿关了。里面传来的除了武器碰撞,愤怒的嘶吼和谩骂以外再无其他。

“我一直很好奇这些信奉他们口中血神的疯子是怎么开船的。他们难道不会因为角度和时间问题就把对方都砍死吗?”炮长一边向手下发布鱼雷发射组待命和调整融合炮角度的命令,一边自言自语。

“混沌邪教图虽然不可理喻,但在某些地方确实颇有建树。不过这些知识并不是被需要的,它们只是等待被彻底删除的异端拥趸。”

克纳伏—2整理着扫描仪的读数和反馈,然后将其上传至指挥王座。

“两艘搭配鱼雷的护卫舰以及一艘装备了舰载机的打击巡洋舰。这是一支叛变星际战士战团的残部。肉体不论是精神还是强度都远不及钢铁。哪怕是这些被基因工程制作出来的改造人类也是如此。”

“注意你的言辞,克纳伏—2。”德里克警告到。

德里克起身看着面前屏幕上的三个红色倒三角符文,心里估算着交火时的损失和收益。

“敌方舰队还有三十秒进入融合炮射程范围。”占卜长汇报到。

融合炮几乎是除了鱼雷和舰载机以外探求者号唯一的正面极远距离攻击手段,威力巨大,能耗高的吓人。而且会随着距离威力逐渐衰减。

“立刻构建融合炮火力方案待命!”德里克命令道。“舰船保持航向不变,引擎降至40%功率与敌方保持安全距离防止传送打击和自杀式撞击,长牙号保持在探求者号后方三百公里范围内。同时通知图波,在融合炮摧毁敌方旗舰之后即可出动,轰炸敌方护卫舰的引擎区域。”

船员和指挥层再次忙碌起来,为了即将到来的战斗做着准备。

德里克在等待一个契机,他承担不了风险。所以打击巡洋舰必须在第一时间被摧毁。

“警告!多重目标锁定,检测到敌方发射鱼雷!”占卜长高声报告。

“看来他们想先试图击沉我们,很急躁,也很符合这些叛徒的做事风格。”德里克的手在面前屏幕上飞快舞动以他最快速度和力的极限去接收,分析得到的数据。

“舵长,向左规避鱼雷,同时下潜到那两艘护卫舰的光矛盲区。”

随着舵长迅速调整船舵的动作,通讯主管也接到了舰长的命令,长牙号保持在探求者号上方一百四十公里处,她的舰首光矛需要时刻待命。

随着众人胸口都觉得被猛推一下,探求者号的船头在姿态调整器作用下迅速向下倾斜,同时随着一阵恐怖的金属摩擦声引擎发出轰鸣,将探求者号迅速向下层宙域推进。

就在她到达既定位置之前,两道光矛从探求者号顶端飞过,就像是两道划破黑色星空的红光。

探求者号巨大的船身继续拉进距离,她将受损较轻的一侧横在叛徒面前,倾斜船身好让宏炮炮管瞄准敌方战舰。

在铁甲舰还盛行的时候,人类并没有将虚空盾包裹主整个船身的技术。因此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叠甲上,希望数米厚的精金装甲层能帮助这些战舰抵御敌人的火力。

在朗费罗家族其中一任家主的号召下,探求者号加装了宏炮阵列。而本身就十分厚重的装甲给近距离战舰对射提供了无与伦比的优势。

德里克的眼睛紧盯全息屏幕上的图像,同时耳边传来炮长宏炮已经装填完毕的声音。

还没到时候,他心想。

叛徒们显然非常想要把帝皇战士们的脑袋献给他们的邪神,那艘离探求者号最近的护卫舰居然也开始倾斜船身把宏炮口对准了探求者号。同时船首光矛炮塔也开始调整瞄准位置。

德里克笑了笑,本来这艘战舰哪怕不去做这些也会被击沉,现在也只是节省他的时间罢了。

“现在,开炮!”

上千吨质量的炮弹从宏炮炮管中伴随着转瞬即逝的烈焰和黑烟中射出,同时对面的护卫舰也开火了。

双方的炮弹在空中擦肩而过,有几发甚至撞到了一起,或是互相化作齑粉或是偏离轨道。

结果几乎是显而易见的,护卫舰的炮弹就像是金瓤西瓜里小的可怜的小芝麻粒一样,在精金装甲层上凿出一个凹坑后就彻底停止不前。而那艘护卫舰本身被数枚炮弹命中,三发甚至把整个舰体打穿,其中一发打碎了战舰船头,让它猛的偏转开来,本来命中探求者号的光矛直接在她的装甲层上剌出一道口子,剩下的攻击全都浪费在了虚空里。

那艘打击巡洋舰侧舷也同时开火,丝毫不顾那艘可怜的护卫舰。整艘船被宏炮变成爆炸的碎片,探求者号迅速翻转船身,躲过飞射而来的宏炮。

叛徒们的舰船迅速做出回应,打击巡洋舰和护卫舰成并列前进,它们的虚空盾已经得到了补充。叛徒的打击巡洋舰和探求者号在数百公里的距离上用宏炮互相射击,护卫舰的光矛时不时啃噬着探求者号的装甲。

“融合炮?”

“融合炮已充能完毕,大人。”

“舵长,转向。把船头朝向那艘打击巡洋舰。”

“大人,他们的虚空盾…”

“我自有安排。”

德里克的手指敲击屏幕,“告诉安德烈,让他用光矛先去消耗那艘打击巡洋舰的虚空盾。”

用光矛去消耗虚空盾,这是足以被枪毙的浪费行径。但是现在他们有融合炮,而且必须保证威力和准度。因此这种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

长牙号舰首的光矛炮塔爆发出强烈的能量射线,与此同时,它的鱼雷也到了。

正忙着调整航向的打击巡洋舰的虚空盾上泛起道道涟漪,在被光矛击中之时瞬间高亮起来,但并没有被过载,还远远不够。

但是对德里克来说已经够了。

“锁定敌方旗舰!”

指令数据通过数据链接上传至战列舰的沉思者系统,然后迅速获得了反馈。

“已锁定。”克纳伏说。

“开火!”德里克一拳砸在显示屏上。

能量武器爆发前蓄能的嗡鸣声填满了舰桥内每个人的感官。传感器阵列反馈回的能量读数瞬间突破了峰值,接着,观测窗立刻启动防眩光措施,但融合炮迸发出的炽热白光还是将指挥室内的每个角落都照的透亮。巨大的白色光柱伴随一声刺儿的尖叫撕开虚空,直接命中了那艘打击巡洋舰。

叛徒舰船的虚空盾几乎是瞬间就被过载了,他们也试图下潜规避融合炮,但无奈还是慢了一步。古老武器的巨大光柱直接将战舰中上段蒸发,空留下一个半圆形的骇人缺口。

至于那艘护卫舰,在打击巡洋舰被命中后他的虚空盾只是被融合炮蹭了一下,也跟着过载了。

停留在探求者号顶端的长牙号如同狡猾的猎人一般用她的光矛打穿了那艘护卫舰的船身,紧接着就用登舰鱼雷将其命中。

“很好。”德里克看着观测窗。“伊拉尔在哪儿?”

“她和她的跳邦队已经于战斗部待命。”

“告诉他们该出发了。帮助长牙号拿下那艘护卫舰。”

克纳伏-2点点头,开始进行命令传输和计算护卫舰回收与净化所需资源,以及跳邦船员被腐蚀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人手不足,我真想把这艘巡洋舰也打下来。”德里克说,“但是没办法。炮长,准备再次进行排炮轰炸。同时通知图波,让他把这艘巡洋舰的引擎给我彻底炸烂,不用去管那艘护卫舰了,他们挡不住伊拉尔的。”

星际鹰轰炸机和登舰鱼雷快速航行到引擎上方,登舰鱼雷继续朝护卫舰前进,星际鹰的导弹挂载舱的黑铁色舱盖缓缓开启,露出内部的银色制导弹头。

“锁定。”图波说。

“已锁定,标记啮合。”武器挂载舱上方链接着沉思者的机仆说。

图波弹开操纵杆上方的盖子,露出里面的红色按钮。

“导弹已就绪,3、2、1,发射。”

银色导弹在转瞬即逝的灼目烈焰和呛人浓烟中刺出,古老的沉思者和它链接的机仆操纵着每一枚弹头朝打击巡洋舰飞去。

这些导弹在陆地上足以夷平一整座前线堡垒,现在没有虚空盾保护的引擎几乎是顷刻间就被炸的千疮百孔,连锁反应熔化了战舰尾部,在那儿引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和中段的损毁一起,整艘战舰在剧烈的扭曲和颤抖中断裂。战舰的前段就像啤酒瓶的塞子一样弹了出去,然后整个后段被炸成了碎片。

指挥室里响起一片欢呼声,他们赢了。是的,在帝皇的注视之下他们再一次赢得了胜利。

德里克等待着,这是他们应得的。等欢呼声稍有减弱,他就拍拍手让船员们的注意力再次集中起来。

“女士们先生们。”他说道“不要忘了在战斗胜利在望时我们需要做什么。伤亡统计,装填武器,特别是融合炮,还有准备进行回收打捞以及净化工作。”

————————————

这不是伊拉尔第一次乘坐登舰鱼雷了。

按照探求者号的编制,十二个人组成一个跳邦组,五个组组成一支跳邦大队,一共六十人,五枚登舰鱼雷。

十二个人像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挤在吊舱内的座位上,伊拉尔在黑暗中闪亮的眼睛凝视着从登舰鱼雷外部摄像头中反馈到她座位显示屏上的画面。作为队长,她拥有唯一的紧急制动权。

“预计十秒接触”

打击巡洋舰的近防阵列在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之后几乎失去了原本的效能。稀稀拉拉的子弹打在鱼雷表面,但是完全不能阻挡这些嗜血的鱼雷前进。

“五秒。”

冰冷的声音同撞击警报一同响起。“最后一次检查武器。”

伊拉尔说着,登舰鱼雷内部响起一片武器上膛的声音,她在最后一秒绷紧身躯,鱼雷表面打开四个小孔,内部迸射出四道红色的热熔热线,瞬间熔化了战舰表面的装甲层。其引发的震动几乎与之后撞击时的一样剧烈。随后它以破壳之力撞向目标,瞬间巨响在舱内回荡宛如巨兽的咆哮。

“进攻!”她怒吼着,感受着体内不属于人类器官带来的激素刺激和力量,束缚装置啪的一声弹开,十二人小队从战舰缺口中鱼贯而入。

冲击的余波尚未散去,伊拉尔的头盔通讯器里传来剩下四个登舰鱼雷全部抵达预计位置的消息。

六十人全部登舰。

伊拉尔望向一条钢制拱形走廊:根据克纳伏的数据监测,这条护卫舰名叫血神勇武号。今天之后,这条曾经背弃帝皇的战舰就要改名了。

她打开了通讯器,声音平稳而坚定。

“探求者号。这里是第一跳邦队。我们到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