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女人之宝(1 / 1)

加入书签


肖韩将隔壁草药店的药钱结了后,便将医馆的大门关上。

挂上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自己在家捣鼓了起来。

先去医馆的后院,看着那些花草植物,取了一些芦荟,打算自己做款美容产品。

毕竟现代人的记忆还是有的,只是缺少许多化学成分。

将芦荟内部的果肉取出,剁成黏糊糊的汁水,装进陶瓷罐中。

肖韩看着罐中白色透明状的芦荟,陷入了沉思。

“最重要的凝胶这个世界没有啊,自己从原材料开始制造的话,杂质太多了。

不但达不到效果,还会给人的肌肤造成伤害,那加些草药看看。”

抱着尝试的心态,肖韩又去拿了一些,外敷有助皮肤好处的草药。

磨成粉末,将颗粒筛选过滤掉,加入一定比例,倒进罐子中,搅拌均匀。

慢慢的罐子中呈现一坨黑色的稠状物体。

肖韩一脸扭曲的伸出手掌,粘了一点那玩意,涂抹在手背的肌肤上。

“咦,这玩意有用吗,我看了都嫌弃,更别说别人了。”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肖韩将手背上的芦荟清洗干净,仔细一看。

并没有什么效果,反而手背之上还有一股臭哄的草药味。

“卧~

不行,这玩意差点给我干吐了,看来没有现代的化学成分,没办法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肖韩拿起罐头,就准备将它倒掉,突然转念一想。

“唉,对了,我还试过加入灵气呢。”

于是将罐头重新放在了桌上,自己伸出手掌,掌心朝下,对准黑色的稠状物。

体内灵气缓缓移动,汇聚在掌心,慢慢的,一股白色无形的灵气飘落,轻轻的落进罐子。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灵气落在上面,并没有渗透进去,而是很快就消散了。

肖韩看到这一幕,眉头一紧,又开始犯起了难。

“这灵气自己不进去,那黑色加了草药的芦荟也不吸收。”

肖韩就这么拿起罐子,左看右看,脑中思考着。

好一会后,肖韩看着拿罐子的手,才想起了一个办法。

“你不进去,它不张开。

那我就强行干扰吧。”

然后就见肖韩往手掌游走灵气,手掌一挥,幻灵千手,显现出一道白色虚幻的法掌。

只见肖韩控制着那道虚幻的法掌,缓缓抓起罐子的稠状芦荟。

拿在法相手中,开始疯狂抓捏着。

而虚幻法掌中的灵气,就这么一点点转移到稠状芦荟中。

“太好了,果然有用,那黑色的芦荟竟然开始一点点变白了,这灵气还有如此的奇效。”

肖韩一边操控掌中的灵气汇入芦荟之中,一边观察着那芦荟慢慢的变的透明。

一炷香后,幻掌手中的芦荟才彻底变成胶膏状。

肖韩一脸喜悦的看着手掌的芦荟,净亮透彻,晶莹剔透。

又放进罐中,伸出手指,勾了一指,涂抹在手背的肌肤上。

一瞬间,手背上涌进一股清凉,舒爽之意。

“哦,这感觉比敷面膜还要舒服啊。

说起面膜,这个也可以敷在脸上啊。

等一会看看效果,肌肤没有任何刺激的话,再敷在脸上试试。”

半炷香后,肖韩缓缓擦拭掉手背上的芦荟,惊讶的发现。

刚刚涂抹的地方,居然变白了一度,而那里肌肤上的杂质,竟然被芦荟给吸附出来,一同被擦拭掉。

“我去,效果这么好,而且还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反而有股舒适感。

这三者合一,灵气将芦荟和草药的效果充分的激发了出来,达到极好的效果。

不行,效果这么好的产品一定不是凡人用的,更像是修仙者用的,丹药。

那就得改小剂量了,灵气和草药剂量都得控制一下。

不能效果太好,万一引起修士的注意就麻烦了。”

第二天后,肖韩在家已经炼制了五罐,这样的芦荟,灵气只加入了一丝,同样有一定的效果,只是没第一次效果那么好。

就这样,这个世界的低配版的芦荟凝胶就形成了,肖韩还给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女人之宝”。

而此时的肖韩,又当起了老本行,在女人流动量大的街道,发起了传单。

脸皮更是厚到,跑去了风花雪月场所,见女人就发。

不过很快就被伙计给赶了出来。

不过好在,医馆第二天,女子的身影就多了起来。

给第一个女子使用了女人之宝后,手中的光屏亮起,显示任务加1时。

肖韩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给后面的女子看病。

“脸上长痘,有斑有皱纹,发黄,肌肤病也是病好吧。”

仅一天的时间,五罐女人之宝便用完了,肖韩不得不大量采购芦荟和草药,夜晚在家疯狂炼制。

而那些女子在使用过女人之宝后,脸上的肌肤效果,明显的得到了提升。

更有甚者反转多次出现在肖家医馆,愿意花重金购买肖韩手里的女人之宝。

肖韩怎么会同意呢,钱再多都没有任务重要,更不会在同一个病人身上,多次浪费药膏。

而隔壁的岳姐,看到这么多女人为之疯狂的药膏,便主动开口,朝肖韩要了一罐女人之宝。

肖韩也毫不吝啬的送了一罐给岳姐,毕竟是邻居,又是药材的供应商,合作关系。

这些人情世故,肖韩还是有分寸的。

岳姐拿到一罐女人之宝后,打开一看,嘴角微微一笑。

“有意思”

在继肖馆男科之后,肖家医馆又迎来了,女人的天堂的称号。

一时间,肖韩大夫这个名字,彻底的在淮东炎城,小有名气。

慕名而来的患者,更是数不胜数。

同时淮东炎城内,一些老字号的医馆,都想要花天价来收购肖韩看男科的技术,和女人之宝的配方。

不过却被肖韩以一口奇怪的话语给拒绝了。

“不卖,花多少钱我都不卖,贵贱不卖。”

而正是肖韩这油盐不进,死活不肯的态度,得罪了城内的一些权贵世家。

就是那些老字号医馆,背后的人物。

淮东炎城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家主,白秋贤。

涉及的领域,包括城内所有的有名医馆,药店。

整个阳尘州东部的淮朝军队,背后的药材供应商就是白家。

可以说整个家族已经涉及到了,淮朝皇家内部。

城内,白府,一个身着绸缎,神情庄严的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连个小配方都搞不到,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白秋贤身前跪在地上的老管家,连忙背弓拘谨的说道。

“老爷,那肖家医馆内的肖韩,油盐不进啊,花多少钱都不愿意。”

白秋贤坐在太师椅上,问道。

“那什么女人之宝,得确有些功效,要是能将那玩意,献给皇家的权贵女人们,说不得我白家又会更进一步。

这玩意对我有大用。”

然后又抹了抹自己的脖子,对地上的老管家说道。

“所以,你明白的。”

老管家瞬间明白了,自家家主的意思,连忙点头肯定道。

“明白了老爷,放心,一定会做的毫无痕迹。”

随后背弓起身,面朝白秋贤,缓缓告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